重拳打击“村霸”、巩固执政根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打掉农村涉黑组织1198个

新华社北京12月15日电(记者 熊丰)截至11月底,全国累计打掉农村地区的涉黑组织1198个,占打掉涉黑组织总数的33.4%,打掉农村地区的涉恶犯罪集团及团伙13272个,依法严惩“村霸”3727名,对受过刑事处罚、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恶等问题的4.17万名村干部,全面清除出农村干部队伍。

  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带动之下,农村黑恶势力基本肃清,农村基层选举秩序明显好转,基层组织建设环境明显优化,党的执政根基更加牢固。

清除“村霸”显现多重积极效应

  9月14日,因触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贪污罪等十五项罪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辛庄村党总支原书记、村委会原主任石凤刚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财产。10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石凤刚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在辛庄村,石凤刚长期豢养着一群打手,打架斗殴、横行霸道,被他“教训”过的村民们敢怒不敢言。为维持“家族统治”,石凤刚通过各种手段安排大学刚毕业的儿子石阳加入党组织,并将其安插为村“两委”委员。

  三年来,一大批像石凤刚这样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南霸天”“北霸天”受到依法严惩,农村黑恶势力基本肃清,清除“村霸”显现多重积极效应。

  补强基层组织——

  截至目前,全国共排查出101621个软弱涣散村(社区)党组织,已整顿转化92896个,占91%,其中涉黑涉恶5579个,已整顿转化5424个,占97%。清除“村霸”后空缺的村干部,已补配3369人,占90%,其中空缺的1294个村(社区)党组织书记,已补配1165人。选优配强了一批农村基层干部,农村基层组织明显优化。

  恢复集体经济——

  各地结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农村集体“三资”问题专项整治。广东潮州市清查农村集体经济合同58091份,清理被侵占土地5218宗、12893.8亩,被拖欠租金或承包款2.2亿元,涉“三资”问题党员干部188人,有效防范了农村集体资产流失。

  赢得群众拥护——

  根据有关调查显示,农村群众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效的满意度为95.1%。其中,95.8%的农村群众认为身边已不存在把持基层政权的黑恶势力,95.6%的农村群众认为身边已不存在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的黑恶势力。

  “村霸”横行危害农村基层

  “村霸”大多鱼肉乡里、欺压残害群众,对群众动辄谩骂殴打、威胁恐吓,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已查处“村霸”案件中,共致死63人、致伤4166人。

  ——扰乱基层的“痞霸王”。海南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刘诚认为,“村霸”代表的是宗族势力、黑恶势力的利益,视村(社区)为自己的私人领地。河南漯河市召陵区前油李村党支部原书记李耀勇,长期围攻阻挠土地确权、人口普查、电力改造等工作。

  ——破坏经济的“吸血鬼”。“村霸”掌控村级事务后,插手工程项目、资源开发、市场经营,“掠夺式腐败”高发多发。已查处“村霸”案件中,“村霸”贪污额高达5.6亿余元,受贿额达2.74亿余元,侵吞资财42亿余元,截留克扣扶贫等各类惠农资金5800余万元,违法违规插手工程项目累计多达2466个,造成农村集体资产重大损失。

  ——侵蚀政权的“土皇帝”。已查处“村霸”累计干预基层选举826起。把持基层政权最长的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仑区昆河镇和平村党支部原书记韩喜柱,横行乡里长达37年。

  一些农村基层党组织被农村宗族势力和黑恶势力侵蚀把持令人警醒。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推进,必须建立防范和整治“村霸”长效机制。只有把基层党组织锻造得更加坚强有力,才能增强对“村霸”和涉黑涉恶问题的“免疫力”。

  三年来,各地出台基层党组织整顿提升行动计划,以三年为一个周期,一年一考、动态管理、三年总考,推动基层党组织全面进步、全面过硬。

  为规范村“两委”换届选举,全国建立组织、民政、纪检监察、公检法等相关单位参与的村干部候选人联审机制。将符合“政治素质优、发展本领高、治理能力强”等条件的人员优先推选为村“两委”班子成员,坚决把涉黑涉恶等不符合条件的人挡在门外。

  彻底铲除“村霸”须久久为功

  2019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要求,加强平安乡村建设。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健全防范打击长效机制。

  为此,全国扫黑办部署深入开展“六清”行动,建立健全长效机制,确保收官之年专项斗争取得全胜,真正做到打防并举、标本兼治。

  打破家族宗族势力藩篱。已查处“村霸”中有762名依仗家族宗族势力撑腰横行。安徽淮南市田家庵区三河镇西瓦村原村主任吴化好以吴氏宗族为纽带,纠集宗族恶势力,勒索辖区企业,强占工程项目,把持基层政权长达20年。根除“村霸”,必须结合每年排查整顿软弱涣散村党组织,健全县级领导班子成员包乡走村入户制度,持续防范和整顿家族宗族势力干扰影响基层政权。

  提升农民群众法治观念。一些地方“遇事找人不找法”的乡土文化习气根深蒂固,助长了“村霸”滋生。已查处“村霸”中有782名出现在法治观念薄弱的乡村。根除“村霸”,必须深化法治乡村、平安乡村建设,完善村规民约,涵养文明乡风,筑牢农民群众防黑防恶法治堤坝。

  把握基层正确用人导向。一定时期一些地方村“两委”人选片面推行所谓“能人治理”。这些“能人”在处理纠纷过程中往往采取暴力野蛮手段,再加上监督制约缺失,逐步自我膨胀成为“村霸”。根除“村霸”,必须全面落实村党组织书记县级党委组织部门备案管理制度和村“两委”成员资格联审机制,净化、优化村干部队伍,建强基层战斗堡垒。

  三年来,各地坚持边打边建,以巩固专项斗争成效为牵引,把构建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作为重中之重,全面织就打击防范农村黑恶势力的天罗地网。同时,立足源头治理,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推动构建自治、法治、德治结合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从根本上铲除农村黑恶势力滋生土壤。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